至死方燃。

还是要最好的时代,最爱的人。

头像是无谰大婊贝画的

舜远.《放青山》

是鸾侃gg 的合志稿 我代发一下


《放青山》


楻国的山峦无疑是极壮美的风光。


尽远·斯诺克来到这个国家之时,自机舱窄窗里窥见的那片无比磅礴的林海,是东楻赐予这位异国来客的第一件礼物。刚满十周岁的孩童挤在那扇小小的窗前所看见的,仿佛任何事物都能包容在内的壮丽,给予了他极大的震撼。


只可惜风波与囚牢就在落地之后将他包裹在内,于是他再也没时间踏进群山的怀抱。


“尽远,你说你在我身边待了多长时间?”


舜·欧德文放下手中合作单,目光扫过上方属于北联邦的徽记,拿起钢笔在末签上了自己的姓名,无意般随口提了一嘴。


尽远头不抬,也不答话,修长...

2018-12-15

评/我们的合唱歌

我爱吃  吃吃要我老命一条


这篇拖了超——久,其实是我写完中之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写了,大纲我列了俩,都是不太算he,一个是机场的又一次擦肩而过,舜望着飞机起飞打开订票网站又关上。一个蛮惨淡,尽远在俄罗斯遭到家族内部敌对派暗杀,他最后有机会逃走,手里也握着足够的证据能够送人去监狱,但他没有去,在最后一刻把家族内某些人做的勾当发给了警局,然后在升腾火焰里亲吻了一下手链。同他的镣铐一起灰飞烟灭。


舜不知道这个消息,孤独终老了。


后来我动笔写结尾的时候,那些大纲一瞬间被清出了我的脑子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那天开始降温,计算机室里有空调很暖和,我突然就想到尽远温柔无声地与舜告别的...

2018-12-09

舜远./归剑

合志.舜远.《归剑》


00

碧海青天予一剑,我心归处是桃源。

01

晋元顺九年,民不聊生。蔺平根本就不是个能管事的皇帝,天性过于软弱,底下的大臣经历过了前朝皇帝的铁腕政策后都活成了人精,整治个十六岁就登基、“平和柔顺”的小皇帝都不稀得费脑筋,轻轻松松就把小皇帝的权利掣肘的不剩下多少了,该捞钱捞钱,该徇私徇私。一个王朝的破灭总是要天灾人祸齐全的,老天爷瞧着这乌烟瘴气的金銮殿,降了连绵不绝的阴寒淫雨,让黄河决了堤。
 

真正处理这件事是在一个月以后了,黄河旁的村落已经盘旋了食腐肉的黑鸦,大雁飞过时鸣叫都是凄厉而悲恸的,哀鸿遍野并非是夸大其词。蔺平这时候从空荡荡的国库里掏出五十万两...

2018-12-08

关于张佳乐


张佳乐在我心里是天际恍恍晨星,银冷光辉,不是多愁善感簪花郎也不是头顶一个幸运e标签的原创人物,他有一身傲骨,对荣耀有最热忱的汹涌爱意,五赛季到七赛季看他走来还不够认识这个人吗?不退不让不服输,烟火璨璨是他的一把心头血。

他不需要求来的冠军、不需要后悔、更不需要回头。

他是少年英雄,是花繁似锦路上一个漫漫的春心,千里快哉风吹出来的一个凛冽眼神,冬日雪也盖不下他掌心温热。

双花凋落罪责不在他,是他担起倾倒巴别塔。丢下枷锁奔向荣耀罪责不在他 是他担起满身苛责霜刃。他永远是赤子,春风词笔写得出横斜红梅,怎写得出炽热心脏?

他只有目标,只要未来,没有遗憾。

2018-12-07

【舜远】Hyacinth.(下)

都给我看这篇!!!!


燎原.:

  07.
  
  大教堂旁的宅邸灯火通明,直到半夜才将将熄灭一半。
  
  它于一缕残留的灯火中穿行而过,只留下一个摇曳的影子;轻捷的鸟儿选择最高的那枝树枝停落,接着它不再动弹,只有一对与寻常鸟雀不同的金绿色眼眸盯着最高处的房间,等着一个最合适的时间。
  
  最好是深夜,万籁俱寂,所有生物都将沉沉睡去,它除外。在时机到来之前它将自己与枝杈上未凋落的枯叶伪装在一起,一同融成夜空下最不起眼的剪影。波尔德皇都的雪下得断断续续,灰褐色的羽毛上结着细细一层冰霜,更多的雪片落下来,融化再凝结,直到它与真正的枯叶一样,覆一层薄薄的雪。大约三刻钟后它睁开...

2018-12-02

草木枯荣人间向后转一百八十度

感谢近期涨粉 寄余生稿子被ping了等我回家放


是舜远 一个段。

是合唱歌的一些想写但没有写出来的细节

————


他后来读王小波的情书,写在五线谱上,“但愿我和你,是一只唱不完的歌。“语调极尽深情,他想所有男人陷入漩涡都会这样:有着不自量力的、胆怯的孤勇和不切实际的天真的浪漫情怀。


他想起那串至今没有勇气摘下来的手链,那片铃舌晃晃悠悠陪他走过没有许尽远——尽远·奥莱西亚的第一年。它沉默的看着四月的春和景明和十二月枝头横斜的梅苞,就如那个字指代的人一样。他想象通过这个字能看到一双温和的眼睛,于是他的手腕和心口无端灼热。如同初次戴上这串手...

2018-11-27

legend./文字剪辑《真相是真》

我爱清晏 她太神了

有老一辈的画面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虽简陋潦草却始终让我沉迷

————

赛科尔在维鲁特的窗子下面唱国际歌,维鲁特在窗子后头拉小提琴。

————

我身边只他一个

————

洛维娜把卢西恩从观众席里拉出来,洛维娜对上斯诺克先生有点紧张的眼睛,愣了一下。

————

却敢去没天光的 疯狂梦境

————

《Flamingo》首次演出,舜盯着尽远看了蛮久。

————

是他陪我流血破皮

————

云轩陪伊恩练舞,弗尔萨瑞斯的夏天热的要命,伊恩捋了一把发梢上的水然后透过睫毛上的水滴看了一眼云轩,突然停...

2018-11-03

最近想写的东西

舜远:
《四季歌》
双性转,花魁雯和琴妓远,古风,有点九州设定
《革命时期的爱情》
文革时期 知青舜x医生远
《向明月》
终于对民国下手,画家舜x在日本唱歌并出名的远 可以看到和服远了!
东南:
《浮嚣世》
校园pa,春日夏花系列的大改连贯版本,这个发完之前的就可以删了

钺青:
《五点钟去天光墟》
你们猜是什么pa

也青:
《下亚厘毕道》
网恋也青
《难道这一次你比我坦诚吗》
连载 爱看看不看算了

舟渡:
《流浪灯》
原著向,瞎写写。

喻黄喻 蓝雨全员向
《我怀念的》
是一起做梦。

给女朋友的生贺轰爆:
《旸谷》
原作向

请你们督促我!!!

2018-11-02

以前合唱歌的废稿

放出来玩儿,比较青春疼痛

————

“我曾经见过你一次。”舜用力的握住尽远的手腕,太瘦了,舜觉得下一秒这个男人就要在他面前散架。他重复,“我曾经见过你一次。”

尽远没有出声,他在心里默默地想,其实你不止见我一次,你见到的都是我,我没有骗你。

可是到最后他还是没有解释。尽远压低了声音,音调里仿佛带着一点温柔意味:“蔺舜,你跟我都不是十七岁了。”

“许尽远。”舜咬牙切齿地问,“许尽远,你多少岁?”

尽远轻轻抬眼,看了一会儿舜。

舜突然意识到了什么:“你不准——”

尽远打断了他:“十七岁。”

尽远奥莱西亚微笑起来,字字带血地又回答了一次:“许尽远只有十七岁。从我和你在一起开始,许尽...

2018-10-28
1 / 15

© 至死方燃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